白酒异化风暴:“勾兑门”是空方筹码

  白酒的本质,是乙醇,也就是C2H5OH。

  这么说是错误的。

  

  在古代,白酒的本质是粮食酿造C2H5OH;在近代传统中,白酒的本质,是不同年份的粮食酿造C2H5OH之间的勾调;而当现代白酒勾兑工艺(固态法勾兑)诞生之后,白酒的本质,变成了粮食酿造C2H5OH与其他异物之间的复杂勾兑技术。这些异物包括香精香料、调酒液、酒精、纯净水,甚或其他。

  

  这就是酒之异化。

  

  而本轮白酒暴跌,即肇始于古井贡酒的“勾兑门”。显然,古井贡不是最后一个,接着又爆发了山西汾酒的“秘密召回门”,这也不是最后一个。

  

  而实际上,“勾兑门”显然也不是本轮暴跌的本质,他只是做空者手中的一枚工具。

  

  “勾兑门”发酵路径

  

  客观讲,“古井贡酒”其实已算“有良心”的白酒公司。至少,它在半年报中,主动的披露了上半年从安徽瑞福祥食品有限公司采购了4551.49万元的食用酒精。

  

  之后,事态呈愈演愈烈之势。多家媒体先后发文,继续深挖此事,“高管失踪拒回应”、“白酒业命门:七成白酒非纯粮酿造”、“古井贡酒勾兑行为涉嫌欺诈”等报道相继出炉。

  

  从科学的角度讲,有些报道未必完全客观。但市场并不理会。古井贡酒在后面7个交易日打出来“七连阴”,下挫了近20%。

  

  随着古井贡酒股价的暴跌,酒企“勾兑”一事也在市场中被议论得越来越火热,记者逐一查阅了伊力特、金种子酒、五粮液、老白干酒、洋河股份等11家酒企的中期报告,除了一些公司会披露国家对“酒精”类产品执行消费税的情况,11家酒企中没有一家的中报涉及购买酒精的情况。

  

  尤其是,低端酒产品占比较高的几家三线酒企上周和本周遭到“血洗”。拉长时间看,本轮白酒板块调整以来累积跌幅已达18%,贵州茅台跌逾17%。毫无疑问,旗帜已倒。

  

  一位近三个月来收益率大幅跑赢大盘的私募机构研究总监向记者表示:“负面新闻、系统性风险下的补跌、对行业成长性的担忧等都可能是这一轮白酒股遭到杀跌的逻辑。”

  

  做空调查:谁是大空头

  

  8月22日一早,申银万国食品饮料行业分析师童驯——近年来投行圈中的头牌分析师——发出了关于它中报的最新一份研究报告《中档酒增长较快,省内竞争激烈导致营业费用率提升》,言辞中极委婉的流露出超预期的看空情绪,虽然他没有直接这么说。尽人皆知,分析师出于合作考虑,一般是不能直接唱空的。

  

  当日,古井贡酒暴跌。那么童驯是率先放空的人吗?

  

  次日,童驯发布了关于洋河股份的报告《12个月目标价203.9元,再次进入中长期战略性配置区间。》精确到小数点的预测,大气老练的逻辑,这是一个在这个股票上成功的分析师的姿态。应该说,洋河是童驯的得意之作。

  

  不过,当日洋河股份暴跌4.39%。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业内另一资深分析师国信证券的黄茂——他以个性鲜明,实话直说而知名,并因此得罪过上市公司以及一些机构——已经相当长时间不关注古井贡酒和洋河了。据说,他其实很爱喝酒,在酒味上他也爱恨鲜明。

  

  此二人,几乎代表着近三年以来国内白酒行业分析师中的两种群体。一个群体“顺势而为”,推出一只又一只黑马,比如洋河、古井贡酒、金种子酒等等。另一个群体,则“坚壁清野”,固守五粮液、贵州茅台、泸州老窖等老白马。在业内,两种人都被各自的买方机构称为“懂酒之人”,前者懂“怎么做酒”,后者懂“什么是酒”。

  

  有时候,理财周报也能见证卖方与卖方,买方与卖方之间背地里的互骂。孰是孰非,恐需历史才能回答。

  

  从逻辑上讲,童驯如果是最大的放空者,则显然不会在8月23日顶风强推洋河。但是像黄茂这样的分析师,影响力绝达不到童驯之地步。

  

  同花顺iFind数据库显示,自7月以来的33份白酒行业研究报告,鲜有重点提示风险者。特立独行者有中信建投的分析师苏青青,在8月初的月报《库存压力渐现,行情趋谨慎》中,提示投资者注意旺季不旺的风险。

  

  故事在戏外。

  

  在两周前,理财周报执行《中信证券暴跌内幕调查》之时,也就是8月13日,即有私募界人士告知理财周报,“有人在研究白酒,在调查酒精勾兑的事情,市场估计要拿这个说事。”当周,理财周报提醒:“下一个做空板块很可能是白酒。”

  

  “很多人想做空洋河,但是洋河不是融券标的,所以可能会想其他办法。”这位私募界人士说。

  

  不幸言中。

  

  从而,这也就与前期盛行的融券做空挂钩了。从4只可以融券的白酒股最近9个交易日的融券情况来看,有一个共同点是,4只白酒股的融券余量几乎都在“勾兑门”曝出的8月22日到达顶峰,之后开始回落。如贵州茅台在8月22日的融券余量为36万股,在之后的几个交易日回落至29.8万股。

  

  连续两日的融券余额差可以看出当日的净融券量,比如泸州老窖在8月30日的净融券量就为5.2万股,仅占当日泸州老窖841万股成交量的1%,可见从券商渠道的融券规模确实如一位私募经理所言较为受限。但是理财周报之前的文章也提到过,非券商渠道的融券做空也存在,也就是民间所说的约定式回购,所以通过证交所的融券数据来了解主动做空白酒板块的力量则缺乏一定全面性。

  

  上海一家非阳光的私募基金经理认为:“黑天鹅事件最多只是强化了这波白酒股下跌的趋势,融券做空方面由于其规模限制也应该不是主因,而且这些做空资金可能也是炒短线为多。”

  

  “下跌主因可能还是对于在投资增速放缓、三公经费收紧的环境下对白酒股未来增速放缓等基本面情况恶化的忧虑。据我们对周围的了解,一些潜伏在白酒板块里的中长线资金已经逐步退出。”

  

  有基金经理向理财周报透露,近期,不少机构卖掉了酒类票,尤其是一些有做消费股传统的上海基金公司,“比如说东吴基金,听说就一直在卖古井贡酒。”

  

  古井贡酒,在业内以“王炯的票”驰名,东吴旗下成长动力等多只基金一直集中持有。

  

  而戏剧性的是,就在近两日,王炯也离任东吴基金投资总监一职。

  

  “黑天鹅”事件,显然只是压垮骆驼的之后一根鹅毛。但是这根鹅毛是谁放上去的呢?

  

  “勾兑调查”:从食用酒精到酒精粉

  

  从事后的逻辑线索看,古井贡酒“自曝家丑”似乎是“酒精勾兑门”的起源。实际上,如上所述,隐线埋得很远,并且早就在影响市场。

  

  据上述知情者透露,一些私募人士在调查洋河股份时打开了突破口,而突破口的打开,是从中粮集团身上。

  

  “中粮集团内部有人透露说,有大量食用酒精卖给一些品牌白酒公司,其中包括这家声名鹊起的白酒公司。”而这家公司,在业内一直因基酒问题而备受争议。

  

  理财周报通过江南一带一位资深人士了解到,中粮集团的确是白酒行业最重要的食用酒精大型提供商之一。

  

  而且,据悉,中粮集团的食用酒精不仅卖给了洋河,而且还大量销往了中国的原酒大本营——四川。

  

  据其称,中粮集团一是试图以兼并收购的手段覆盖白酒产业,几年以来一直在四处接触,包括杜康、西凤酒,也包括上述白酒公司。而据业内人士透露,该公司的原酒来源,除了自产一部分,大量的来自于四川邛崃和宜宾。

  

  “食用酒精主要是中粮集团生化能源事业部在做,在新疆和四川内江和泸州都有基地。而基酒与食用酒精都是白酒行业的主要原料。”四川白酒行业一位资深人士称。

  

  “四川省内的品牌白酒是不会使用食品酒精的,因为我们自己的原酒都用不完。”四川一家著名白酒上市公司高管对理财周报说。“但是邛崃那边的原酒问题就很多,很多也是用了食品酒精的。”

  

  食品酒精最大量的用于低端浓香型,这才常识上似乎是正确的。

  

  但事实可能远远超乎想象。事实上,贵州酒界人士透露说,酱香白酒也有用食用酒精。

  

  “不仅食用酒精,而且,现在很多小厂已经在使用酒精粉,只有几百块钱一吨,一瓶酒几块钱的成本。”他透露说,而著名品牌“赖茅”也是重灾区。

  

  “赖茅因为品牌现在在打官司,而消费者也认可,很多小厂就钻漏洞,贴个标签就卖。据我所知,打赖茅牌子的厂估计有两三百家。几块钱的成本,裹一层包装十一二块,经销商拿到二三十,零售估计五六十,有些过分就卖到上百块甚至几百块。”

  

来源:理财周报

本文由30年汾酒价格表和图片_酒类企业资讯,酒业新闻信息_梦酒信息网发布于供求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白酒异化风暴:“勾兑门”是空方筹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